作品简介:

名可第一步踏入这个包厢的时候,她就已经发现事情不是许邵阳说的那么简单。 包厢里,烟雾袅袅,男男女女或是碰杯或是在玩着某些儿童不宜的游戏,热闹,热闹中却又透着丝丝寒意。 她很快就知道那丝丝寒意是来自哪里。 角落的昏暗处,那个男人独自一人抽着烟,雪茄在他修长的指间慢慢燃烧着,冒出星星点点的光亮。 借着那点光亮,名可终于看清这个男人的五官。 得天独厚精致绝美到足以让任何一个女人尖叫的俊脸,在火光一刹那的照耀下,泛开蛊惑人心的潋滟风情。 他一条长臂搁在沙发上,长指夹着雪茄凑近玫瑰色的薄唇,完美的唇线微微动了动,只一瞬,又一圈妖娆雾色熏染开来。 如今,他一双鹰眸正直勾勾盯着自己,这么昏暗的光线下,看不清他的眼神,但却知道一定是慎人的。 名可下意识退了两步,这一退,直接退到许邵阳的跟前。 她吓了一跳,迅速回头看着身后的男人、她交往了一年的男朋友,声音里头含了几分不安和慌乱:“邵阳,我……我不想待在这里,我要回去。” 不知道他今天为什么一定要带上她谈生意,但,她真的不喜欢这种场合,尤其,角落里那个男人的目光让她浑身不自在,如堕冰窟那般。 如今他的深幽中带着几许探索意味的目光正锁在自己身上,让她有一种被扒光了裸露在他面前的错觉,这种感觉,极度不好受。 “邵阳……”她揪上许邵阳的衣襟,不安地低唤了一声。 许邵阳没有理会她,愣是拉着她走到角落里那男人的跟前,唇角一扬,一副讨好的笑脸:“北冥先生,我已经把我女朋友带来了,先生是不是可以和我好好谈谈了?” 这话一出来,名可心里顿时一阵更加浓烈的不安,至于包厢里,刚才因为两人的出现微微安静下来的男男女女们,忽然便又热闹了开来。 其中一人盯着名可,上上下下打量着:“先生只是随意开个玩笑,你还真把自己女朋友带来了?告诉你,咱们先生可不要别人玩烂的残花。” “不不不,可可绝对还是干净的,我和她交往一年,连她的嘴都没有亲过。”许邵阳急忙解释着。 “原来还是个无能的。”包厢里顿时爆开一阵耻笑的声音。 “不是!她、她不愿意……”许邵阳急得一脸通红,但又不知道该怎么解释,交往一年还没有吃下去,说出来确实有那么点丢人。 “邵阳,你在说什么!”名可终于听明白他的意思了,为了一单生意,他想要把自己卖掉!卖给那个叫“北冥先生”的男人! 她慌了,也是不敢置信,用力想要甩开他的手:“邵阳,你疯了,我是你女朋友!” “既然是我女朋友,就该帮我。”许邵阳现在只想把人交出去,好换来一份可以让他们许氏起死回生的合约,根本不想理会这个女人。 “先生,我保证,可可绝对还是干干净净的,她一定可以让先生满意的。”他用力握着名可的手腕,不允许她挣脱半分,看着角落里的尊贵男子,低声下气地说:“要不……要不先生可以先试试。” 名可被留下来了,刚才听到许邵阳无耻的话语之后,因为太震惊,脑袋瓜完全转不过弯来。 然后,她只听到男女嬉笑的声音,仿佛在笑许邵阳的无耻,也在笑她的可悲。 然后,许邵阳走了,直到包厢的房门被关上,她才蓦地反应过来。 一个男人来到她跟前,拽着她就像拽着一件物品一样,力气之大,让她迫不得已跟上他的脚步。 只是走了两步,那人忽然用力一甩,她被甩了出去,在一阵哄笑和自己的尖叫声中,她跌落在一具冰冷的怀抱里。 怀抱,真的是冷的,如同没有温度的死人一样。 一口烟雾落在她脸上,呛得她猛烈的咳嗽了起来,她想坐直身子迅速离开他,但,他的长臂落在她的腰间,只是随意塔上,已经让她完全无处可逃。

书友104600 2019-10-18 22:12:36

好看

书友104600 2019-10-07 22:18:00

好看

书友104600 2019-09-13 20:44:5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