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品简介:

“狂啸天,你竟然偷听师爷和林少的说话!说,你刚才听到了什么!老实交代,不然我就弄死你!” 泗剑恶恶狠狠的抓着狂啸天的后脖颈,怒声的叱问。 “真是狗蛋滔天!”泗剑死狗一般的单手拎起狂啸天,恶骂一句,面色狰狞,随手一甩,直接将狂啸天扔了出去。 “咚!” 狂啸天一头撞在了一根两人合围的庭院梁柱之上,顿时感觉眼前天旋地转,大脑仿佛被撕裂了一般。 他双手抱头,蜷缩在地上痛苦的连哀嚎都叫不出声了。 这时候,他的脑海中仿佛涌入了一片不属于他的记忆片段,让他头痛欲裂。 庭院内的石桌旁,静坐着一个青衣男子,他小酌杯酒,瞥了一眼地上蜷缩在梁柱一旁的狂啸天,嘴角挂着戏虐的冷笑。 此人便是狂啸天的义兄——狂狮。 “泗剑,过来!” 狂狮一口喝下杯酒,慵懒的低喝一声。 泗剑听到主人的呼唤,顿时摇头摆尾,如同一条狗一般,快跑了过去,媚笑笑道:“狮爷有何吩咐?” 泗剑顿时双眼放光的道,“少爷您放心!我等会就去找翠儿,今晚我不仅会让她主动到您的房间,更让她穿上您上次送她的那件衣服,嘿嘿嘿嘿。” 说着话,泗剑边说边在在胸前画了一个洞,狂狮心知肚明,顿时满意的拍着泗剑的肩膀。 两人笑片刻,泗剑做了一个抹脖子的手势,附耳低声问道,“少爷!你看这个狂家的废物少爷,我们要不要。。。。。。” 狂狮却仿佛没有看到一般,风轻云淡的站起身来,径直向着屋内走去,只留下一道轻飘飘的声音传来,“我还有贵客需要招待,怎么可能去杀狂家的小少爷?你只要保证他不乱说话就行了!必要时刻,可以用点小手段吗!记住,留下他的命!” 泗剑笑着恭送狂狮回到房间,小心翼翼的拉上房间的檀木门。扭过头来的眼里,立刻换成一抹寒芒。 他想到狂啸天这个狂家未来的家主,如今在却像是一条丧家之犬一般,任他蹂躏,心中充斥着一种变态的快感。 妄自尊崇之下,泗剑看狂啸天便如同随手可捏的蝼蚁,对他更加的不屑。 他自认得到狂狮的许可,趾高气昂地走到狂啸天的身边,眼神带着一抹残忍的变态猩红,对着他的身体又是一阵的拳打脚踢,一边打,一边骂: “你他妈的还想跟老子装死,让你偷听狮爷和林少的谈话,快点给老子站起来,他妈的起来啊!今晚就带你去看你的女人怎么在主人身下承欢,哈哈哈哈!” “啪!”的一声。 泗剑突然动作一滞,仿佛见鬼了一般,瞪大了眼睛,低头看去。 只见一只布满了青红两色的手,正抓着他踢向狂啸天的脚踝。 “嘭!”的一声。 紧接着泗剑便感到那只遍体鳞手的手上,竟然爆发出一股及其强大的力道,将他硬生生拉倒在地。 这一刻,昏迷中狂啸天的意识,终于复苏了过来! 他缓缓抬起头,眼底带着血丝,怒目瞪向摔倒在地的泗剑,眼中杀意凛然。 “想不到我刚刚重生,竟然就被这么一个废物欺负!”狂啸天爬起身,目光冰冷的喃喃一句。 “狂啸天,你他妈的竟然敢打我,你他妈的活的不耐烦了吧!”泗剑艰难的从地上爬起,双手捂着火辣辣的屁股,满脸戾气,“狂啸天!识相点,你就乖乖给老子爬过来,蹲在地上跟老子给老子舔鞋,否则我就算杀了你,也没有人。。。。。。” “铮~”的一道剑吟出鞘之声从泗剑腰身发出。 狂啸天闪电般从拔出泗剑的剑,白光一闪,泗剑脖子上血光喷射,轰然倒地。 “聒噪!”狂啸天丢下手中带血的配剑,冷蔑的哼了一句,弯腰从泗剑尸体上,摸出一块金色的玉牌,上面写着一个大大的“林”字。 狂啸天将玉牌收起,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记忆。 原本他正在仙界渡无上神劫,却被心魔幻境之中,父母双亡的景象影响了道心,眼看即将陨落于神劫之下时,却意外的重回到十五岁的年少身体上。 重生之后的他,记忆迟迟没有觉醒,好在这次泗剑行凶,撞到了他的脑袋,终于是让他的记忆觉醒了。 “哼!狂狮,林有田!前世我在三十年后,将你二人斩尽杀绝。然而狂家却早已不复存在。如今我重活一世,你们的计谋,便不可能得逞。”狂啸天心中暗自发誓。 而后他转身看向身后的小院。 那是狂狮的住宅。 狂啸天的嘴角弯起一抹玩虐的弧度,“不如来一场精彩的爆炸,来庆祝我逍遥金仙狂啸天的重生吧!” 虽然他刚刚重生,身体格外羸弱,而且浑身经脉寸断,修为几乎为零,但是这并不影响他对于一些低阶阵法的运用。 有前一世的经验,狂啸天自信可以做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