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品简介:

“小丫头,你可想好了——若是生生受下,你可活。但会慢慢妖化,成为你们人类所不齿的妖物。不受,你还可保自己死而是人。额,不过不是全尸。” 死无全尸?白霜近似透明的脸上,俏眉紧蹙,她可不想死——这口气在喉咙吊着,不上不下。 看着双脚还未完全“分离”的自己,白霜的眼睛亮了一下,眨了眨。不过,是飘在空气中这缕幽魂眨眼,躺在地上的那个“自己”别说眨眼,就连撑开眼皮都办不到。 地上的她面色苍白如纸,唇瓣发青,头发近乎全湿和染血的青螺锦衣一起贴在身上…… 目光落在左臂处,那里什么都没有——自肩膀往下五寸的地方齐齐断开,创面鲜血淋淋触目惊心。等等!心?自己哪里还有完整的心?! 白霜移开目光,她此时虽为幽魂,却并未和自己的身子完全分开。只要心思上感同,必定会身受,身体上遭受的痛楚和绝望飓风似的撕扯着自己。 明明已经快死去,却还能感受到令人神魂炸裂的痛意。不过,要从这痛意中寻求解脱,不是不可能。只要她选择放弃最后一口气,魂魄和身体完全分离便会身心轻松。 但,那怎么可能?! “呵——”她气息微弱的冷笑之后,是足以穿透人心的声音:“还用想?变成妖物我也要活下去!”别说这还是需要慢慢的变,就算是立刻变成妖物她也不在乎。 确切说,此时的她宁为妖物! 白霜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在和自己说话,但她也清楚那并不是人——这声音像张网,铺天盖地而来。之所以称为东西,是因为能清晰听见一句话竟有三种以上音色的声音变化。 忽男忽女、忽老忽少,缥缈不定且还是没有任何起伏。一听就不是人说的。 若是没记错,这处深渊名为“凤凰渊”,是出了名的恶妖之渊,除非本事强大的修士和驱魔师,否则无人敢来。不过,若是驱魔师或者修士,便不会问她受不受“那东西”了。 白霜强压下魂魄上的裂痛,自空中凝视自己的心口,幽蓝发紫的火光还在跳跃,方才一簇火苗从心脏的地方钻出,扎了根似的在那里燃烧。 那声音说的,应该就是这火苗,不对,是发出火苗的、埋在自己心脏处的东西。 白霜死前除了左臂被削掉,还被刺了一剑,正中心脏,也是这一剑将她毙命。可惜,她却命不该绝,硬是吊了一口气残喘到现在。 魂魄都快全部飞出来了还不死。 心愿未了,恶人还在,自己怎么能死?怎么咽的下最后那口气?! “……”声音迟疑了一下,又道:“你真的想好了?宁愿以后变成一只妖怪也要活下去?你不怕将来自己会后悔?要不要再慎重想一想?” 这回这个声音的范围不再像刚才那么广,变化也不似方才那么多,听上去还有些焦急的意味。 可惜,白霜并没有心情去注意这些细节。她只在意这声音说话的内容——是人还是妖物有那么重要吗?她想要的,只是活下去,哪怕只是一丝蛛丝般的希望也要拼尽全力去抓住。 “不必再劝。我不会把这东西还你的。”白霜仰天道。 岂料,这回声音却从她自己的身体上传来:“怪人,宁为妖物也不愿意好好当个人死去,你不知道当妖物是会被修士和驱魔师追杀、甚至魂飞魄散的吗?” 白霜低头去看,不知何时心口出的那小戳巴掌大的火苗竟然膨大成脸盆那么粗,还化成了一个身着肚兜的胖娃娃。 不过,是个浑身燃着蓝焰的胖娃娃。乍一看,还有些吓人,不过对于已经见到自己魂魄离体的白霜来说,也就是震惊了一下,额,差点惊得和自己分开的一下下,而已。 她还没缓过神,那胖娃娃唰地变成一条大尾巴鱼,活像穿了一条幽蓝发光的裙衫。 “从古至今,多少魑魅魍魉、妖怪精魅不是沦为驱使的奴仆,就是被打得魂飞魄散。你确定你受得住被自己的同类封印、或者追杀的那种绝望和无助?”大尾巴鱼吐出一串火焰,瞪大眼睛道。 白霜幽幽的望了一眼不见天日的上空。 树丛高耸,叶片浓密遮天蔽日,本就光线不好,偏偏还有一层瘴气云层一样浮着,四周显得更加阴冷。最近的树丛间,依稀可见断裂的枝丫耷拉着叶片挂在那里。 “我不就是被自己的同类杀死才掉到这凤凰渊里面来的吗?”她冷了唇角,冰了眉梢。 大尾巴鱼听到这里,眼珠子一瞪,“砰”一下爆裂,重新变成一团火焰。只留下一句:“看来我是不可能从你的身体里离开了。” 像是认命般的话让白霜愣了愣,整半天这团火是在吓唬她?! 不过,只要能活命也算不得坏事。还有什么比死透了更坏呢?白霜瞧着自己心口的那团火焰,却怎么也想不起来那东西是怎么跑到自己心口去的。 除了掉进凤凰渊前的那些足以让人身心俱碎的记忆,她在这林子里的记忆起于多变的声音问她“怎么还不死”。 迷迷糊糊中,白霜只是感觉自己轻飘飘的。可就是不愿意放弃最后那口气,那声音就一遍又一遍的问:“你怎么还不死?为什么还不死?” 听得怒了,她干脆用尽全力一睁眼,发现自己正飘在一个陌生的林子里。四周没有半个人影,只有齐腰深的怪草和会发光的诡异蘑菇。 老树和藤蔓像传说中的魑魅魍魉,时不时还会传来几声古怪的叫声。 这些都把白霜吓得好几次拔脚就跑……可惜,她跑不了。直到她发现真正能跑的自己正躺在草丛里,伤口狰狞,胸口还燃着一戳诡异的火苗。 没什么比这种状况更吓人! 好在她也曾见过驱魔术师,知道一些关于魂魄和妖魅的说法,还是将门之后,很快便冷静下来。冷静下来后白霜发现自己没死透——被一剑毙命的自己没死透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