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品简介:

天命冢。 天元大陆禁地之一,入者十死无生。 传言,能自天命冢归来者。 必能改写命运,成就无上神通。 天命冢最中心处。 天命碑前。 满身血迹毫无生息的楚天行倒在地上,染血的手与石碑相触着。 斑驳脱色的石碑上,篆刻着‘天命碑’三字。 荒凉之地。 令人胆战心寒的阴风呼啸着。 能够将灵气自生灵体内,剥夺抽离的可怕阴风。 灵气被硬生生剥离,任何人都会在蚀骨阴风中,受尽折磨与痛苦。 最后慢慢的死去。 天元大陆上。 任何生灵体内,多多少少都会有些灵气。 是以。 从无踏足天命冢之人,能够活着离开。 一股莫名威压弥漫。 天命碑上的字迹,渐渐红艳如血。 阴风激烈呼啸,激起一阵阵干燥沙尘。 沙尘狂乱飞舞,渐渐遮掩天地。 压抑的气息中。 似有未知的恐怖即将降临。 风沙弥漫中。 一道耀眼红光自天命碑上闪烁脱离,迅速进入楚天行体内。 阴风随之渐平。 一切回归正常。 良久。 触及天命碑的手,微微动了动。 “唔……”一声低吟。 毫无生息的楚天行,渐渐恢复了生息。 缓缓睁开模糊的双眼。 低哑的声音响起:“本君终于……” 双目微微一凝:“重见天日了!” 瞬息清醒了过来。 “啊……”一声痛吟。 意识中一阵剧痛传来。 一手捂头:“唔……头好痛!” 此时的楚天行。 准确的说,是已重生的上古武君。 意识中,大量原属于楚天行的陌生记忆涌入。 “呃……”楚天行艰难的站起。 皱眉低喃:“三里镇……楚家……废脉公子楚天行?这就是本君现在的身份吗?” “废脉……”看着瘦弱白皙的双手。 有些出神:“难怪能穿越重重禁制来到此。” 缓缓抬头看天。 神色淡漠:“以为武者无法涉足,便无虑了吗?为了彻底封印本君,你也是煞费苦心了,天月宫主!” “可惜!”一声冷笑:“本君最擅长的就是逆天改命。天月宫主,想不到重重封印下,本君还能重生吧?” 双眼一眯:“贱人!竟敢背叛本君,给本君等着,本君迟早重回上界找你算账!” “唔……”微微皱眉。 脚步迈出:“还是先离开这鬼地方吧。” 楚天行摇摇欲坠的离去…… …… 许久之后。 三里镇。 楚家,一厢房内。 一声声求救的声音传出。 一名十六七岁的美貌婢女,被一名丑陋的奴仆死死压在床上。 拼命挣扎。 “不!不要!”柳萱连连挣扎。 “你这个畜生放开我!”惊慌求救声哀鸣回响:“少爷救萱儿!救萱儿!” “柳萱!”李三奴一脸狰狞:“你这个贱婢!不要不识好歹,乖乖从了老子!老子一会或许可以考虑对你温柔一些。” 稳稳按住柳萱。 双目中尽是贪婪之色。 “呜!”柳萱绝望哀鸣:“不要!少爷救我!” 泪眼如花。 拼命挣扎。 李三奴狰狞面孔,即将埋入柳萱颈项之刻。 “啊!”一声惊叫。 李三奴被人用力扯下床。 还来不及反应。 一记拳头朝着脸门呼来。 砰一声响。 一声惨叫。 李三奴摔倒在地上。 一身血迹的楚天行站在床前,冷冷的看着李三奴。 看清来人。 柳萱一脸惊喜:“少爷!” 连忙攥紧破烂的外衣,一脸惊怕的躲在楚天行身后。 李三奴一怔:“楚……” 一脸惊骇之色:“楚天行!” 慌张站起:“你……你这废物没死!?” “不知尊卑。”淡淡一声。 楚天行上前一脚,踹向李三奴小腹。 啊!一声痛呼! 猝不及防之下。 李三奴被踹得滚出了厢房。 迅速站了起来。 怒睁着楚天行:“你这废物也敢打老子!” 身上一股气息散出。 武者气息。 练气三重之境。 楚天行神色一凝:“唔?” 身上一股上位者的气势散出。 “贱奴!”一声沉喝:“你想造反!?” 被楚天行这一声威严呵斥。 李三奴心头一颤。 连忙收起气息。 心中惊诧:这废物何时变得如此强硬了?!而且他之前明明逃到了禁地天命冢内,怎么可能活着回来!? 心中微惊:不好,此事必须马上禀报凌秋少爷! 楚家族规。 任何下人都不得对楚家子弟动武。 以下犯上者,唯有一死。 虽然楚天行在楚家人眼中是一名无法修行的废物。 但,族规依旧是得遵守的。 是以。 李三奴不仅是忌惮楚天行身上上位者的气势,更是忌惮楚家族规。 “哼!”一声不屑的冷哼。 李三奴面露嘲讽:“楚天行你这无法修行的废物,现在也就只能依仗着楚家少爷的身份罢了。就算你想杀老子,你也没这个实力!” 楚天行双眼一眯:“哦?” “废物!”李三奴一脸冷笑:“你们等着吧!三天后就是族比!凌秋少爷不会放过你的! 到时候,凌秋少爷不仅会抢了你与白家灵凤小姐的婚约,而且……” 肆无忌惮的盯着楚天行身后的柳萱。 一脸狰狞之色:“老子还会请求凌秋少爷,将你身边这个贱婢夺过来!” 柳萱娇躯一颤。 俏脸苍白:“少爷……” “贱奴!”楚天行冷声开口:“本公子很快就会让你后悔说出这番话。” “哈哈哈哈!”李三奴仰头大笑:“后悔?笑话!就凭你这无法修行的废物? 等族比到来,凌秋少爷将你彻底废掉,再夺去你的婚约之后。 你这一无是处的废物,就等着被逐出楚家吧。届时,看老子怎么收拾你跟这个贱婢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