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品简介:

西北,大雪山。 山高不知几许,陡峭险峻,终年被积雪覆盖,入眼处一片雪白。 山脚处,三辆装载着木箱的马车缓缓前行,十来个精壮汉子提刀护在马车周围,车上插着一面旗子,上书四个大字。 四海镖局,西北地区最大的镖局,在整个江湖也是有名头的,总镖头林阔海武艺高强,交友广阔,黑白两道通吃,不论是谁提起,都会竖起大拇指赞一句,是个人物。 队伍里一个年轻的后生,一手指着不远处高耸入云的大雪山,一边好奇开口问道。 “总镖头,这就是你常跟我们说的大雪山吗,这看着也没什么可怕的,不像你老人家说的那么凶险啊?” 此话引起了不少人的附和,在他们看来这大雪山并没有什么奇怪凶险的,不明白总镖头为什么老是说这地方凶险。 林阔海年近五十,头发虽已花白,但身形健壮不输精壮小伙,手里提着把等人高的大砍刀,自有一股威仪与杀气。 林阔海喝了口烧刀子,扫视了眼面带质疑的数人,这才开口道。 “行走江湖,可不能光凭自己看到的东西来断定一件事,咱们押镖的更不能这样,眼睛往往会欺骗你,就拿这大雪山来说,你们看着是觉得什么凶险对吧?” 众人闻言纷纷点头,表示确实没什么可怕的。 “那你们可就大错特错了,这大雪山可是江湖三大凶地之一,号称入山千人,出山半人。为什么是半人?因为出来的那个也就剩最后一口气了,远的不说,就说五年前的一桩事,五年前,西北武林年轻一辈的第一高手,号称小武神的秦武,追杀江湖第一恶人恶满盈这事你们知道吧?” 有人点头道:“知道,当时这事可是闹得整个江湖沸沸扬扬的,据说起因是恶满盈杀了秦武他老子,然后秦武持续三月,转战千里追杀恶满盈,可惜后来不知怎么的就没消息了。” 林阔海再灌了口烧刀子,目光悠悠的看着远处的大雪山,感慨道:“这可不是没消息,只是知道的人少而已,五年前,我正好押镖路过,亲眼看到秦武追杀恶满盈进了这大雪山。” 众人眼睛骤然瞪大,他们也是第一次听到这个说法,想起这五年江湖里,不论是秦武还是恶满盈的消息一点也无,作为一个江湖人物,这是很反常的。 他们想起刚才总镖头说的那句入山千人,出山半人,对视了一眼,再次看向大雪山时,眼中已经没有了先前的那种轻视,取而代之的是深深的畏惧。 见手下的年轻人谨慎不少,林阔海暗自点头,也不枉他说了这么多,看了眼天色,发现已经不早了,索性让人在附近寻了个合适的位置安营扎寨。 …… 千山鸟飞绝,万径人踪灭,孤舟蓑笠翁,独钓寒江雪。 这是前人的诗句,不得不说,这是一副很美的画面,很冷的意境,不过,对于大雪山来说,这还得是很高的高手才行。 大雪山顶,皑皑白雪,飘扬的雪花中,有人身披蓑,头戴笠,乘孤舟垂钓于湖上。 沈鸣感受到手中竹竿传来的力道,知道又有鱼儿上钩了,提杆一拉,“哗啦!”一声,一尾通体雪白的鱼儿跃出湖面。 “咦!” 沈鸣有些惊讶的看着手中的这尾雪花鱼,只见鱼儿额头处似有两块小小的肉瘤凸起,眼中很人性化的流露出哀求的神色。 “你这东西,也成精了。” 自古以来,古书典籍中便有着鱼化龙的记载,没成想今日他也遇上了,沈鸣笑骂了一句,将鱼儿取下放回湖中,鱼儿回到湖中,欢畅的游了一圈,然后跃出湖面对沈鸣做了个鞠躬感谢的动作。 沈鸣不在意的摆摆手,看着再次做了个鞠躬感谢动作,然后潜入湖底的鱼儿,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,眼中出现了怀念的神色。 多少年了,他在这里待了有多少年了,曾经的仇家现在怎样了,当初的恩人现在又过的如何? 这些他通通不知道,他只记得很多年前,他被仇家追杀,走投无路之下闯入了这被称为江湖三大凶地之一的大雪山。 幸得老天保佑,他不仅没死,反而在九死一生,历经重重危险后,在这大雪山顶获得一份机缘。 半本《通天大道》,记载着与江湖人士修炼的武功截然不同的功法,书上将其称之为修真,有传说中的剑仙之道,有呼风唤雨之法,还有相面卜卦之术。 如此种种,皆是传说中的仙家手段,沈鸣当时大感惊讶,有些不敢相信书中所说,抱着试一试的念头开始了修行。 这一试,便一发不可收拾,或许是他天赋过人,他很容易的便踏入的门槛,证实了书中所说,自此便沉迷在了修行之中。 时间一晃几十年过去,几十年如一日的修行,让他到了一个极其恐怖的境界,对他所处的天地他也有了更深的认识。 天地如笼,众生如兽,众人唯有超脱这方天地,方得大自在。 不久前,他便隐隐约约中有一种感觉,对于这方天地,似乎自己只需伸手一推,推开那如同薄纱一般的遮掩,他便能如同鱼跃龙门一般,见识到一个全新的世界。 可就是在这种状态下,他却莫名的不想伸手去推开这层薄纱,倒不是出于对未知世界的恐惧,也不是出于对这个世界的不舍,只是心头莫名的不想这样做罢了,这段时间他也一直在思索自己为什么不想这么做。 直到方才看见那尾鱼儿的举动,他才明白自己不想这么做的缘由。 在这世上。 有些恩,他还未还! 有些仇,他也还未报! 既有恩仇未了,又何以言大自在! 想通缘由之后,沈鸣舒展了眉头,嘴角露出一丝微笑,看了眼渐渐暗下去的天色,起身提着鱼篓,就这么凭空踏着湖面往远处的木屋走去。 步子落处,激起一圈圈涟漪,涟漪飞快的凝结成一朵朵冰雪莲花,如梦似幻,很是漂亮。 …… 沈鸣进了木屋,赶紧转身将房门关上,以免外面大起来的风雪吹进屋子。 “啪嗒!” 沈鸣将手中的鱼篓扔在一旁,然后卸下身上的斗笠与蓑衣,将其挂在墙上。 木屋中,一位身穿白色皮大衣的独臂男子,见状默不作声的走了过来,捡起鱼篓,在一旁开始忙活了起来。 这大雪山的特产雪花鱼,用来做生鱼片是最好不过了,独臂男子的刀法很好,手起刀落,只是一会的功夫,鱼篓中的数尾雪花鱼便已处理妥当。 独臂男子端着一碟处理完毕的雪花鱼片来到沈鸣面前,碟中鱼片皆是取自一尾雪花鱼身上最为肥美的部分,每片鱼片上都有着一朵类似雪花一样的花纹,极为漂亮。 他看了眼盘膝打坐中的沈鸣,见其没有起身的意向,他也不急,就这么端着鱼片,低眉垂目,微躬着身子安静候在一旁,静静等待着。 也不知过去了多久,沈鸣这才缓缓睁开眼睛,看了眼恭敬候在一旁的独臂男子,他也不意外,对这样的事他早已习以为常。 独臂男子是他很久前在大雪山中捡回来的,具体有多久,在这山中,不知岁月,他也记不清了。 “阿七,收拾下东西,明天我们下山。” 沈鸣夹起一片鱼片放入口中,突然开口这么说了句。 阿七,这是独臂男子自我介绍时说的名字,是真是假,沈鸣也不想追究,他只知道阿七做的菜很不错,挺合他的胃口就行,其他的对他来说并不重要。 阿七楞了片刻后,这才反应过来沈鸣方才说了什么,他并没有问缘由,只是点点头回了句。 “是,先生。” 沈鸣点点头不再说话,又食了数片碟中的生鱼片后,摆了摆手示意好了,然后继续闭目盘膝打坐,阿七这才端着剩余的生鱼片到一旁开始食用。 一夜无话,次日清晨。 沈鸣推开房门,屋外纷飞着大雪,他紧了紧身上的披风,回头有些留恋地看了眼这间住了数十年的小木屋,很是感慨地说了一句。 “是时候去这江湖了一段缘了。” 说罢,沈鸣毫不犹豫的走出木屋,阿七沉默不语,只是安静地跟在后面。 数十年的修行,沈鸣学习到了很多,比如说这大雪山的凶险,除了来自于它本身的天险以外,更多的还是因为这山上有着一座前人所布置的阵法。 也只有学习了解过后,他才明白这座阵法有多凶险,而当初他能到达山顶又是多么幸运的一件事。 不过,对于现在的沈鸣来说,这阵法却是没什么大不了的,世间任何事都逃不出一个理,会者不难,难者不会。 而过往数十年的修行中,早已让他对这阵法从里到外都研究了个通透,没有一丝丝的遗漏,阿七便是沈鸣当初研究这个阵法的时候被他随手救下的。 因此,江湖传言中的大雪山,入山千人,出山半人,对他来说是不存在的,只要他想出去,他便能出去,就如同人吃饭喝水一样简单,不会有丝毫的难度。